快乐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|快乐时时彩
進入舊版
當前位置: 貴州省歸國華僑聯合會 >> 正文
美國華僑抗戰捐款達1.3億美元 為世界僑捐之冠(圖)
  發布時間:2015年8月27日  來源:南方日報  作者:admin  閱讀人次:3574
中山市史跡陳列館中,鐵流12勇士紀念雕塑。(何偉楠
中山市史跡陳列館中,鐵流12勇士紀念雕塑。(何偉楠 攝)
鐵流12勇士犧牲地,位于現三鄉鎮塘敢村。(郭昉凌 供圖)

  上期回顧

  海外赤子心系國家興亡

  節衣縮食發動捐款救國

  抗日,讓中華民族形成空前的凝聚力。

  當日本侵略者的鐵蹄悍然踏進中國,故土硝煙四起、生靈涂炭之時,遠在異國他鄉的中山僑胞為救亡圖存奔走呼號、慷慨解囊,乃至犧牲生命。

  抗戰八年,以(廣東)中山人較多的美國為例,華僑救國義捐、購買“救國公債”與“航空救國公債”三項共達1.3億多美元,后兩項實際也是無償獻給祖國。按當時匯率折國幣18.5億多元,平均每月2000萬元,為世界各地華僑捐款和人均數之冠。

  華僑捐款的熱情十分高漲,情景極為動人:有的節衣縮食,有的罄其所有、毀家紓難,甚至有些被美國移民局囚禁在天使島、自身難保的華僑也盡力捐款。不少旅美青年華僑激于義憤,毅然回國參加抗日救亡運動,不惜流血犧牲,他們視死如歸的愛國情操給人留下永不磨滅的印象。

  1945年初,蘇美英軍隊分別逼近德國本土,德意日法西斯軸心國集團即將土崩瓦解。為挽救敗局,日本決定在本土及中國、朝鮮等占領區的防御體系,準備與盟國軍隊決戰。

  在中國,日軍為確保廣東及贛南占領區,并防御美軍在閩粵沿海登陸,集中主力在沿海口岸進行對美作戰準備。日軍調派第一三〇師團,重兵進駐中山縣境內,制定了“掃蕩”珠江三角洲平原和五桂山抗日根據地的作戰計劃。1945年2月上旬,日軍在廣州召開綏靖會議,繼續對國民黨及其軍隊誘降勾結,策劃出動日軍、偽軍共9000人,對珠江縱隊活動地區進行大規模“掃蕩”。

  這年新春開始,日、偽等各方軍隊調動頻繁,國民黨頑固派也公開策應日偽軍“掃蕩”,準備圍攻共產黨領導的五桂山抗日武裝和抗日根據地。敵人的瘋狂“掃蕩”持續數月,一直到8月日本宣布投降。中山迎來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。

  “三山虎”血戰20名游擊戰士掩護主力部隊撤退

  抗戰期間,南朗是岐關公路東線、五桂山外圍的重鎮,是游擊隊外出活動的主要通道之一。燈籠坑村,深居南朗五桂山腹地,群山環繞。70年后重訪南朗燈籠坑村,一座頗顯中山傳統建筑特色的兩層小樓,經歷風雨,外墻已經被浸染成黑色。一張“南番中順游擊區指揮部逸仙大隊部舊址”的指示牌提醒參觀者,這里曾是當年中山抗日游擊根據地的所在地,也是中山抗日游擊戰的核心戰場。

  據史料記載,1943年12月,南番中順游擊區指揮部逸仙大隊成立以后,直到1945年1月,珠江縱隊成立。游擊隊部分主力大多駐扎在燈籠坑。大隊舊址面對著的三座并連的山頭,是三山虎山。1945年5月9日凌晨,這里爆發的三山虎戰斗,被載入中山抗戰史。20多名游擊隊戰士,牽制日偽千余兵力,勝利掩護珠江縱隊第一支隊主力安全轉移。

  據《中共中山地方史》記載,5月8日深夜開始,日軍1000多人、偽軍2000多人和“曲線救國軍”蕭天祥等近1000人,兵分六路,從燈籠坑、長江、欖邊、崖口、翠亨、石鼓撻等地進入五桂山抗日根據地“掃蕩”。

  5月9日凌晨,天仍未亮,大霧茫茫,千余名日偽軍進入燈籠坑三山虎山腳。猛虎中隊中隊長梁杏林率領23名戰士埋伏在三山虎山頭,負責阻擊敵軍。

  敵人進入伏擊圈后,遭到猛虎中隊戰士的頑強阻擊。至上午8時許,游擊隊已擊退了日偽軍兩次強攻,斃傷30多人。日偽軍隨后調來大批部隊,發動第三次強攻。猛虎中隊的彈藥已消耗大半,急需補給,便兵分兩路,一路12人向外突圍請援,另一路則由小隊長黃順英率領10名戰士向三山虎山頭轉移,繼續狙擊日偽軍。堅守的11名戰士用僅存的彈藥,連續多次擊退大批日偽軍的進攻,最后彈藥全部耗盡,8名戰士犧牲,山頭陣地只剩下3人堅守。

  在最緊要關頭,民權隊等援兵趕到,兩面夾擊,日偽軍傷亡甚多,放棄山頭撤出燈籠坑。受重傷的班長甘子源,在戰斗結束后被群眾搶救出來。

  重兵圍攻九區大隊20余人英勇陣亡

  抗戰期間,共產黨執行“到敵人后方去”的方針,中共中山九區區委借助地下黨員梁伯雄的個人關系,逐漸建立起“梁伯雄大隊”,也稱九區大隊。“梁伯雄大隊”雖然掛著國民黨番號,卻是共產黨領導下的“白皮紅心”抗日武裝。經過在中山九區逐年壯大,擴編為人員近200名的隊伍。

  5月的大“掃蕩”中,由梁伯雄任大隊長的九區大隊,也成為日、偽、頑軍攻擊的重點目標。地理位置上,九區是五桂山區通往南、番、順乃至中區、西江的交通要道。保住這個地區,為五桂山抗日根據地“減壓”,戰略意義重大。但是,九區大隊孤懸于國民黨頑固派“挺三”腹地,兵力懸殊,情勢十分險峻。

  面對重兵壓境,九區大隊全體官兵奮起還擊。戰斗持續到第二天,“挺三”繼續增加大批兵力,繼續發動猛攻。彈藥無法補給,為了保存力量,九區大隊邊打邊撤,轉戰至江邊的九頃。敵軍緊追不舍,九區大隊與國民黨頑軍在九頃圍,再次展開激戰。

  戰斗持續到26日上午,由于四面受敵,力量懸殊,傷亡十分嚴重。加之彈藥耗盡無法補給,撤退后路也被敵人切斷,五桂山部隊無法及時增援,九區大隊受到重創。全大隊,除少數人突出重圍外,大隊長梁伯雄在指揮戰斗中壯烈犧牲,20多人英勇陣亡,50多人被俘。副政委鄭文不幸被捕遭殺害,九區一帶的抗日干部、革命群眾、共產黨員及軍屬等,來不及轉移,均遭到迫害。

  這起慘烈的戰斗,是國民黨頑固派圍攻中共領導的抗日隊伍,中山人民為之痛心疾首。事發后,《抗戰報》隨即撰文悼念梁伯雄,并痛斥國民黨反動派。

  保存力量民眾冒死掩護珠縱向東江轉移

  “山不藏人人藏人”。抗日戰爭期間,游擊隊的逐漸發展壯大,與人民群眾的支持是分不開的。1944年開始,日軍加緊對抗日根據地“掃蕩”,期間,因為革命根據地群眾的掩護,日偽軍很多“掃蕩”計劃落空。為了報復,日偽轉而向根據地的群眾施暴行。

  從南朗鎮翠亨大道轉入石門路,直行2公里,就是石門村。70多年前,日軍在此制造的一場血案仍然在村民之間口耳相傳。1944年7月20日凌晨,上千名日偽軍由漢奸梁孔先、梁鼎先兄弟二人引路,突然從唐家向石門方向合圍,妄圖搜捕抗日游擊隊。村民們從睡夢中被驚醒。

  據記載,因日偽軍行動突然,正在石門張落坑工作的共產黨員梁堅來不及轉移,和村民一起被搜捕出來,隨后被押往村中心的一個曬谷坪。后來在村民何芋伯母的掩護下,趁日軍不備,跳入山溪脫險。日軍后來將92名村民押往珠海外沙村,在一間狹小的房間中,關了三天三夜,不給水喝,不給飯吃,并對青壯年村民施以酷刑,逼他們說出游擊隊的行蹤,但是無一人屈服。第四日,日軍將抓來的村民押至外沙駱仔沙崗,命他們挖掘兩個大沙坑,然后殘忍地用刺刀將其中41名青壯年村民挑進沙坑活埋。

  在1945年“五·九掃蕩”中,游擊隊采取避開日偽軍精銳兵力、分散隱蔽,保存了有生力量。鑒于眼前面臨的困難,珠江縱隊第一支隊決定,分批秘密向東江抗日根據地戰略轉移,進行休整,待機再返中山繼續開展敵后抗日游擊戰。期間,由珠江縱隊參謀長周伯明、第一支隊隊長歐初率領的主力部隊,轉移至丫髻山金花山村。該村全體村民冒著生命危險,舍身掩護游擊隊。第一支隊轉移離開后,村民陳振被日軍抓去酷刑審訊,被折磨至奄奄一息,也未供出游擊隊去向。

  相關事件

  鐵流12勇士

  今天的中山市史跡陳列館中,陳列著一座12人雕塑。12名戰士相互攙扶著,將僅剩的手榴彈集中到一人手中,堅決不向敵人投降。這是“鐵流12勇士”英勇就義前最后一刻的場景。

  1945年5月27日,珠縱第一支隊鐵流隊在石門村宣布成立,全隊共12人。鐵流隊成立當天,在塘敢鄉宿營時被敵人發現。國民黨中山縣特務大隊高宋保部,以及五區偽聯防隊等,連夜出動100余人包圍塘敢鄉,于28日凌晨3時向鐵流隊宿營地發起進攻。叛徒鄭興向鐵流隊戰士誘降,遭到嚴詞拒絕和痛斥。

  面對人數10倍于己的敵人,12名鐵流戰士英勇還擊,從拂曉戰斗至下午4時,先后打退敵人的5次進攻。在彈藥將盡,無法突圍的情況下,12名寧死不做俘虜的戰士,將文件燒毀、槍支砸爛,一起高唱《國際歌》,拉響了僅剩的手榴彈和炸藥包。賀友仔、李權、鄭楷、鄭福培、李光、梁標等6名戰士當場壯烈犧牲,其余重傷,落入敵手。指導員鄭新和1名戰士在被押送途中因傷重犧牲,隊長梁杏林及另外3名戰士被押解到三鄉,后經地方黨組織及當地群眾的多方營救,脫離虎口。

  老戰士口述史

  講述人:甘子源,中山翠亨石門村人,1943年10月參加五桂山游擊隊,曾親歷三山虎戰斗,時任珠江縱隊第一支隊猛虎隊一名班長,負責阻擊前來進犯的日偽軍,掩護支隊主力轉移。

  10人堅守山頭戰剩3人

  1945年5月9日,從凌晨4時開始阻擊,一直堅持到早上8時,擊斃擊傷敵軍30多人,已經成功掩護了司令部人員安全撤退。隨后,敵人大批兵力增援,繼續猛攻。猛虎隊隊長梁杏林率領13名戰士突圍請援,而小隊長黃順英則帶領包括甘子源在內的10名戰士,堅守陣地。

  “過了一陣,我們有3名戰士犧牲了。此時援兵未到,彈藥將盡,機槍又發生了故障。8名戰士被迫撤出陣地,向三山虎山頭轉移。”甘子源回憶,在強登三山虎山頭的過程中,教官陳隆、爆破班長古柏松相繼中彈受傷,不能隨隊前進。兩人便伏在樹下向沖上來的敵人投擲手榴彈,掩護其他戰友登山。隨后,敵軍依靠人力優勢,很快將山頭包圍,游擊隊又有3名戰士受了重傷,6名戰士英勇犧牲。

  “最后堅守在山頭的,僅剩下小隊長黃順英、機槍手鄭其和我3個人。”據甘子源回憶,最后關頭,彈藥已經全部用盡,3人盡力靠攏在一起,準備與敵人展開肉搏。很快,機槍手鄭其也中彈犧牲。隨后自己也中彈受傷,昏死過去。小隊長黃順英,在敵軍迫近時,縱身跳下山頭后坡,在密林遮蔽下突圍。待甘子源再蘇醒時,敵人已經靠近,他趁其不備,將砸爛的兩截槍扔向一名日軍士兵,被砸傷的日軍咆哮著拔出軍刀,向甘子源的腹部捅了一刀,一陣劇痛之后,他便不省人事。緊要關頭,隊長梁杏林率猛虎隊另一小隊及援軍趕至,敵人在山頭遭到兩面夾擊,死傷30多人后,放棄山頭,撤出燈籠坑。

  天色黑下來以后,甘子源被一陣陣冰涼的山風吹醒,渾身衣服已經被血浸透。戰斗結束后,群眾的擔架隊將其搶救出去。(鄧泳秋 高薇 何偉楠 關朗良)

打印本頁 | 關閉窗口
版權所有:貴州省歸國華僑聯合會 黔ICP備13002983號 地址:貴州省貴陽市北京路141號省政協大樓
電話/傳真:0851-6822627 技術支持:貴州博虹科技 貴公網安備 52010302001070號
快乐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 排列三专家杀两码组合 二十一点分牌补牌技巧 河南福彩22选5下期推荐号码 亚博的pt电子 九龙肖王3肖6码王 金库电子游戏平台 仲游娱乐平台 网上可以买体育彩票吗 北京pk10计划全能软件 澳门两分彩是官方的吗